遇见新西兰梅西大学,为什么笑话就听不懂了?(组图)

开心大全 2022-01-09

Linda大学学的是英语专业。本科毕业后,她在一家知名的法国企业担任总经理助理,主要负责一些口译、笔译工作。在朋友和同事眼里,Linda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是学以致用的典范。可她却总觉得自己的英语不够地道。工作中,老板与客户要求再高也难不倒她;私底下,老外们开起玩笑、聊起天时,她的反应却总是很木讷。工作能听明白,为什么笑话就听不懂了?冲着这点不满足,Linda决定要出国留学,将地道外语进行到底。

大年初二离情依依

1999年,新西兰还未开放对中国学生的留学政策,一年只有200名学生的配额。远在美国的表哥帮助Linda联系上了新西兰的一家中介公司,开始为她办理留学申请。在3个月的等待后,Linda终于踏上了前往异国他乡的求学之路。那一天,是中国人农历新年的大年初二。离家的失落感充斥了Linda漫长的旅程。

当翻译遇见新西兰乡音

校园青春段子笑话_新西兰校园笑话_校园小幽默笑话

Linda申请的是新西兰梅西大学。梅西大学始建于1927年,是新西兰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,也是新西兰一所真正的全国性大学。考虑到原本英语专业对于英联邦国家的学生来说等于“无专业”,Linda申请了自己感兴趣的市场专业,开始了本科课程的学习。Linda以为,曾经当过翻译的她不会再遇到语言障碍,可是新西兰人特殊的口音还是让她遇到了不少尴尬。第一个星期,Linda几乎是糊里糊涂听完每一堂课,然后回宿舍自习。为了尽快赶上上课的节奏,Linda每天都会提前预习课程,让耳朵对那些陌生词汇早作准备。大约一个月左右, Linda逐渐适应了当地人的口音。

周末的打工经历

既然语言不再是问题,Linda就开始找兼职。经朋友介绍,Linda找到了一份在大卖场当收银员的工作。只需利用周末2天,每天工作8小时左右,Linda赚取的工资就足够持平她一个星期的开销。这份工作,Linda整整干了一年。加上 Linda的英语基础好,市场专业的本科课程又相对比较轻松,平时有空的时候,Linda就希望能再安排一些工作内容。后来,Linda找到了一份在语言学校的助教工作。在Linda不用上课的时候,她就会去那家语言学校为一些台湾留学生进行辅导,补习金融、财务、市场方面的知识,同时也会与学生交流一些提高英语阅读能力的心得。这样一来,Linda可以自己赚取在新西兰留学时的生活费,在每一天充实的工作、学习中结交到来自各国的朋友。

年龄最小的MBA女

再拿一个本科学位,对于Linda来说已不是难事。在本科毕业之际,Linda决定申请梅西大学的MBA课程。当时只有26岁的Linda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。而MBA课程常常需要进行小组讨论,共同完成作业。每一门课程,小组成员都有不同的分工。

假如,作业的分值为总分的25%,以4人为一小组的每位组员则必须承担1/4的作业量来争取与每一位成员都息息相关的分数。那时,还在律师事务所兼职的 Linda经常会以“我饿了”为借口而开溜。后来,为了让Linda专心讨论,同组的印度同学在每次讨论时,都会为Linda准备好各种饼干。那时, Linda感受到了小组成员的友好和善良。在新西兰,来自各地的学生都十分明白团队协作的重要性,无论谁遇到困难,大家都会提供帮助,而不是责怪。在读 MBA时,Linda还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份私人助理的工作,主要负责公共关系、账目、客户管理、市场等工作。Linda笑说,“面试时,大律师并没有看我的简历,而是天南地北地与我聊天,看得出来,他还相当关心亚洲市场……我的主要工作,其实就是包装他,向更多地人介绍他!”这份工作,让Linda 真正体会到了新西兰人的工作风格,也明白了真正的差异并不是来自性格的差异,还是文化的不同。

从大学宿舍到Homestay

Linda的留学经历中,还有一点与其他人不同。在新西兰留学最初的两年时间里, Linda住在学校的宿舍,与其他朋友一起合住。后来,为了能够安心学习和工作新西兰校园笑话,Linda搬出宿舍,与一对新西兰夫妇合住。这一住,就是3年多。 Linda说,“他们对我很友善,为我做饭、洗衣服,让我在这3年的学习和工作中,没有任何负担。我做作业时,他们还会为我检查语法……”回国前,夫妇俩还许诺,将来一定要来中国,参加Linda的婚礼。“在新西兰,只要你的个性好,他们就会无条件地接受你,包容你……”

现在,Linda已经回国工作近两年。而她的每一份工作,都与新西兰的朋友、前辈、老师、老板、房东,或多或少存在着联系。也许现在对她而言,能不能听懂老板的笑话已经不再重要;重要的是,她已经学会了讲笑话新西兰校园笑话,学会了如何依靠自己的判断做决定,学会了进行实际的业务操作……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